大秀場

昆明市尋甸縣四兄弟遭持續舉報,當事人稱其涉黑涉惡!

[復制鏈接]
0
回復
4770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1

主題

3

聽眾

31

積分

社區QQ達人 最佳新人

1#
跳轉到指定樓層
分享到:
發表于 2019-6-28 09:41:03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愜意生活。 立即注冊  已有賬號?點擊登錄   關閉

從2009年至今,尋甸縣的黎泰安先生通過各種方式持續不斷地舉報該縣的黃興貴、黃興有(友)、黃興祥、黃興福四兄弟,稱黃氏四兄弟涉黑涉惡,當地百姓懾于四兄弟的淫威,都敢怒不敢言,只能私底下稱他們為“黃四狼”。據黎泰安講,雖然他持續到有關部門進行舉報,但是黃氏四兄弟至今未得到應有的懲處。

黎泰安提供的舉報材料顯示:2005年初,尋甸縣仁德鎮永興小區陸國權與黎泰安簽訂打樁合同,黃興福兩次讓黎泰安撇開陸國權與他直接對接,被黎泰安拒絕,黃氏兄弟便心生不滿。 2005年8月8日,因工地打樁工程事宜,黎泰安被黃興貴安排黃興強、黃興友等將其砍翻后群毆。黎泰安昏迷倒地,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現場有人報警。由于出警人員當時未對黃興有等人采取強制措施,8月15日,黎泰安的侄子黎紹良到昆明市公安局反映此事,要求公安機關秉公執法,羈押主謀和兇手,嚴懲黑惡勢力。8月22日,尋甸縣公安局給黎紹良下發《回告通知書》:從案發至今,我局黨委一直都非常重視,及時召開局黨委會專題研究,明確由分管刑偵的李良副局長掛牌督辦,并從刑偵大隊、仁德派出所等部門抽調精干力量組成專案組,全力進行偵辦。目前,在材料基本查清楚的情況下,我局一方面安排各方力量繼續追查黃興有的下落,另一方面督促黃興有家人勸說其投案自首,積極配合協助治療黎泰安,待黎泰安傷情恢復后作最終傷情鑒定,然后采取最后處置措施。

2005年11月3日,尋甸縣公安局仁德派出所委托昆明法醫院對黎泰安進行法醫鑒定,鑒定結論為:根據《人體重傷鑒定標準》第八條(二十)之規定,黎泰安此次損傷構成重傷。黎泰安隨后將《法醫鑒定書》送給相關辦案人員。

令人感到蹊蹺的是,在重傷鑒定結果出來后的2005年12月29日,黎泰安突然與黃興有(友)、黃興福簽訂了一個《調解協議》,調解中間人為張紹華。協議內容顯示:甲(黃興有)乙(黎泰安)雙方于2005年8月8日因打樁一事發生糾紛,后黎泰安被黃興有打傷,經鑒定黎泰安傷情構成輕傷,事后,甲乙雙方經過協商,對傷害一事達成協議。甲方一次性賠償乙方醫療以及其他費用16萬元,給付后,乙方所發生醫療及其他事故由乙方負責,甲方概不負責。甲方不在向乙方主張打樁產生的損失賠償,乙方向公安機關申請撤案,不再追究甲方的刑事責任。乙方不再向法院起訴追究甲方的刑事以及民事責任。本協議雙方在平等自愿條件下形成,一經簽字,雙方一體遵循。

對于為什么簽訂該協議,黎泰安給出的解釋是:在其作出重傷鑒定后,辦案人員既沒有對此事立案,也沒有對黃興有采取任何強制措施或者將其列為網上追逃,黃興有仍然肆無忌憚,為所欲為。在這種情況下,絕望無助的他,為了家人跟孩子的安全,被迫在病床上在黃興福寫好的《調解協議》上簽字。

律師說法: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之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故意傷害致人輕傷是可以私下協商自行解決的,但是如果是致人重傷,在受害人報案后則不能進行刑事和解,應該按照刑事訴訟法的程序規定,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然后移交檢察院提起公訴,追究其刑事責任。如果是取得了受害者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理,但是并不代表就不追究其刑事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調解協議》是在黎泰安重傷鑒定結論出來以后簽訂的,該協議的簽訂,是在認定黎泰安的鑒定結論為輕傷前提下簽訂的,而現實情況是鑒定結論為重傷,那么以輕傷為前提達成的協議則失去了調解的基礎事實,刑事部分的不追究可以認定為無效。

在黎泰安被鑒定為重傷的情況下,打人者依法構成了故意傷害罪,刑事立案后應及時對打人者予以拘留,公安機關沒有及時對黃興有采取強制措施顯然不當。

據黎泰安講,由于受到張紹華的死亡威脅,所以在張紹華活著的時候,他一直不敢明目張膽地進行舉報,直到2009年,張紹華死后,他的舉報才公開化。

2010年12月11日,尋甸縣公安局聘請有關人員對黎泰安在“2005年8月8日被人砍傷及群毆導致的傷情進行了人體損傷及傷殘情況進行法醫學”鑒定,鑒定結論是:黎泰安的傷情為輕傷(甲級),損傷達八級傷殘。并書面通知黎泰安如果對鑒定結論有異議,可以提出補充鑒定或者重新鑒定的申請。

2010年12月15日,云南省云典律師事務所委托云南公正司法鑒定中心對黎泰安的傷情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被鑒定人黎泰安本次損傷已經構成重傷,已經構成七級傷殘。對于為什么是云南省云典律師事務所而不是尋甸縣公安局進行委托,黎泰安給出的解釋是:接到鑒定通知書后,他就立即到公安局提異議,要求重新鑒定,但是沒有人搭理他。

針對黎泰安持續舉報黃氏四兄弟涉黑涉惡的問題,黃興貴曾當面對媒體記者作出公開解釋。2011年4月13日,生活新報的一篇獨家報道這樣寫道:近日,記者在尋甸縣城東方大酒店找到了黃家四兄弟中的老大黃興貴所開的“名煙名酒名茶店”,但他不在。當晚22時許,記者接到黃興貴打來電話,稱幾兄弟“一不偷,二不搶”,之前,由于被當地一個名叫“黎泰安”的“瘋子”“誣告”,云南省和昆明市的公安機關都介入調查過,“如果黃家四兄弟真有問題,早就被抓了”。

“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一個慈善家,我們的所作所為經得起時間檢驗。我歡迎你們來調查,只要我們黃家有一樁違法犯罪事實,我歡迎你們監督報道!”黃興貴有些激動地稱,他做過很多“善事”,僅汶川地震時,就捐了10余萬元。黃興貴稱,如果記者一定要采訪他,他同意,但只愿見記者一人。

次日上午,黃興貴帶著弟弟黃興祥趕到記者所住的賓館。 “網上的(帖子)我早注意到了。幾年來,黎泰安這個瘋子一直在告我!”黃興貴說,他和黎泰安的矛盾始于2005年8月,那一年,他們家蓋房子需要打樁,他以每打一根樁1080元的價格承包給了黎泰安。黎泰安又以自己出設備和技術為條件,找了另一個叫陸國權的人出材料,一起合作施工。

為證明自己所言非虛,黃興貴又打電話找來陸國權。 “樁打好后,發現有斷樁和空樁,我趕緊找黎泰安來看,可他不以為然。”陸國權說,黎泰安讓他不要理會,又叫來一名“混社會”的打手“二林”。據介紹,黎泰安當時警告黃興貴,說樁雖打斷了,但絕不賠償,雙方為此發生吵鬧。黎泰安氣勢洶洶地想叫人打黃興貴,當時黃11歲的侄子也在現場,罵了黎,黎抬手打了小孩一耳光。被打的孩子撿起地上的土塊,向黎“還擊”。

黃興貴回憶稱,隨后開著微型車趕來的弟弟黃興友見此大怒,抽出一把刀砍傷黎泰安的左腿,“二林”和陸國權將黎泰安送往昆明治療。之后,在黎泰安自愿的前提下,雙方簽訂了調解協議,黃家支付165000元賠償金了斷此事。“不想,黎拿到賠款后,又開始四處走關系鑒定傷情,陸續做了三四次鑒定,一會兒重傷,一會兒又是輕傷,最后一次鑒定是輕傷甲級。”黃興貴稱,為置黃家于不義的境地,多年來,黎泰安一直“編造假情況”,四處上告。

關于網帖中“敲詐公安機關9萬元‘茶水錢’”,黃興祥解釋稱,公安局的確支付過黃家和其他幾戶居民上萬元的款項,但不存在“敲詐”,也不是什么“茶水錢”,而是該局建房打樁時,震裂附近民房的補償款。這筆款是公安機關請專家來評估后作出的,并非誰想要就可以得到,每戶居民的賠款,因房屋受損程度不同而不同。

黃興貴、黃興祥堅稱,兄弟幾人從未干過違法亂紀的事,更不可能參加組織涉黑性質的犯罪團伙。所謂“沖擊金所收費站”的事,黃興友當天只負責為兩個飲酒過量的衛生院領導開車,并沒有沖擊收費站和襲警的行為。三人之后被警方分別以涉嫌酗酒鬧事為由,治安拘留15天,而所謂因此找人為黃興友頂包替罪,就更加不存在了。

“黎泰安誣告我們幾兄弟的各種違法犯罪活動,他必須承擔舉證責任。我們已經做好將他告上法庭的準備,他必須對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黃氏兄弟說。

據黎泰安講,雖然黃氏兄弟不承認他們有違法行為,但是據他得到的信息是,就在今年,黃興有因為其他事涉嫌犯罪被檢察院批捕并提起公訴,還因此牽扯出砍傷他的這件事。2019年4月18日,他被尋甸縣公安局叫去做筆錄,負責該案的楊警官告訴他,做完筆錄后警方就立案了。尋甸縣公安局黃副局長也表示會徹底調查此事。時隔13年后,在他的持續舉報下,尋甸縣公安局終于立案,雖然有點遲,但是他希望公安機關能夠徹查黃氏四兄弟涉黑涉惡的問題。黃氏四兄弟涉黑涉惡是尋甸縣百姓都心知肚明的事,他愿意對他以上舉報的每一個字負責,如有不實愿負法律責任,也希望有關部門拿出誠意來辦案,打消受害者的顧慮,讓眾多受害者敢站出來進行指證。

2015年11月6日公安部印發的《公安部關于改革完善受案立案制度的意見》要求:對于報案不接、接報案后不登記不受案不立案、受案立案后不查處,越權管轄、違法受案立案、插手經濟糾紛,以及虛報接報案和受案立案統計數據等違法違紀行為,依照有關規定追究相關領導和直接責任人員的責任。

2018年10月16日至17日,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推進會在湖北武漢召開,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組長郭聲琨會上強調,在查辦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案件過程中,各級政法機關要敢于“刀刃向內”,一旦發現政法干警參與其中或充當“保護傘”的,立即將線索移交紀檢監察機關查辦,堅決將害群之馬清除出去。

各地各有關部門要從全面從嚴治黨、深化反腐敗斗爭的高度,充分認識深挖徹查“保護傘”的意義,將其作為下一步專項斗爭的主攻方向和衡量專項斗爭成效的重要標準。

據此,黎泰安認為,當前中央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非常重視,并三令五申地要求對黑惡勢力保護傘一查到底,絕不姑息。而且對政法系統內部充當保護傘的,要敢于刀刃向內,堅決清除害群之馬。

黎泰安也希望廣大媒體持續關注此事,督促有關部門徹查黃氏四兄弟涉黑涉惡的問題,還受害者一個公道,給公眾一個真相。

一些文章來源網絡,如有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系,我們立即處理。






上一篇:銅川男子千里迢迢給母親買飲料?原來易拉罐內藏海洛因!
下一篇:見手青價格下跌超8成!昆明野生菌自!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中文注冊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手機版|網站地圖|愜意生活 ( 滇ICP備13005579號-1 )

GMT+8, 2019-7-7 12:15 , Processed in 0.145367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昆明論壇 X3.4

Copyright © 2008-2012 Design: 愜意生活

搜集印度现金救援彩金